免費注冊 會員登錄 手機版手機掃一掃

上海鋼管行業協會官方網站

寶武控股馬鋼的啟示:提高集中度要聚焦高質量發展

2019-08-20 上海鋼管行業協會 閱讀

【內容提要】寶武控股馬鋼,重新燃起鋼鐵行業應如何提高集中度的話題。從集中度的比例來看,我國鋼鐵業集中度低于國外某些先進國家,如韓國、美國等,但辯證分析,這是因為國外這些國家產鋼總量比中國低很多,例如美國產鋼總量低于中國的產鋼總量的1/10,所以,美國大型鋼企的產鋼量就凸顯出占比甚高。中國產鋼總量為世界之最,大型鋼企鋼產量體現在集中度就比較低,要達到國家設定的提高集中度的目標值,與2020年或2025年屆時中國鋼產量的需求值是9億噸,還是5億噸有關。

寶武控股馬鋼,為鋼鐵業以混合所有制的模式提高集中度作出了示范。國內的鋼企兼并重組的出發點和落腳點要放在產業結構調整上,中國鋼鐵業提高集中度要聚焦高質量發展。提高集中度的規模如何,與市場需求,生態容量,資源條件有很大關系,要因地制宜,不可盲目攀比,也不要“一刀切”。中國鋼企兼并重組正當時。

1. 寶武控股馬鋼重新燃起鋼鐵行業應如何提高集中度的話題。

1.1 我國鋼鐵行業集中度與國外先進國家存在較大差距,應如何辯證分析呢?

鋼鐵企業的一個顯著特征就是追求規模效益,企業聯合重組是提高集中度的有效途徑,世界鋼鐵行業發展過程形成一批在國內舉足輕重的大企業,韓國前兩家鋼鐵企業的鋼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85%,其中浦項鋼鐵公司一家公司鋼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65%;日本前4家鋼鐵企業鋼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75%;歐盟前4家鋼鐵企業鋼產量占其總產量的73%;美國前4家鋼鐵企業鋼產量占全國總產量的65%,這些西方國家產業集中度較高。與西方這些先進國家相比,中國的鋼鐵行業產業集中度似乎是低了些。據2018年12月《中國鋼鐵工業統計月報》,行業前5家鋼鐵企業粗鋼產量合計為21822.75萬噸,占全國粗鋼產量9.2823億噸的比例為23.51%;前10家鋼鐵企業粗鋼產量合計為32732.95萬噸,占全國的比例為35.26%,前15家鋼鐵企業粗鋼產量合計為39911.77萬噸,占全國的比例為43%。從這些占比來看,中國鋼鐵企業前15家鋼產量占全國的比例還不到50%,比美國前4家鋼鐵企業鋼產量占全國的比例65%還低。那么,由此得出的結論是,中國鋼鐵企業集中度遠低于西方發達國家,是否值得參考呢?筆者認為:否,不然也。不能這樣類比。

拿美國來說,美國全國產鋼8670萬噸,4家企業占全國鋼產量65%,平均一家鋼企產鋼量才1400萬噸,中國全國產鋼9.28億噸,4家企業要占全國鋼產量65%,平均一家企業產鋼量要達到1.5億噸,能這樣比較集中度嗎?又拿韓國來說,韓國前兩家鋼企占全國鋼產量85%,韓國國土面積同中國遼寧省面積相近,遼寧省鞍鋼、本鋼兩家企業產鋼量5165萬噸,占全省鋼產量約80%。遼寧省在中國宋朝也是一個國家,古代稱為遼國。所以,不能拿韓國鋼鐵行業集中度作為中國鋼鐵行業集中度的比較參考值。同理,也不能拿日本、歐盟鋼鐵行業集中度作為中國鋼鐵行業集中度的參考值。

業內人士引用國外專家論述:“一個國家某個行業前4家企業產業集中度若低于40%,市場就會出現過度競爭,供求關系和價格也會隨之大幅度波動。我國鋼鐵行業集中度低,正是導致鋼材市場過度競爭,近年來價格多次大起大落的根本原因。”(《中國冶金報》2019年5月22日02版,宋繼軍“鋼鐵業兼并重組是大勢所趨”)按照這個觀點,我國鋼鐵行業前4家企業產業集中度要達到40%,即達到3.712億噸鋼產量,平均一家企業產鋼量要達到9280萬噸。當前寶武控股馬鋼后,鋼產量達到8700多萬噸,也只有這一家鋼鐵企業,接近如此的集中度要求。因此,所謂“行業前4家企業的產業集中不能低于40%”。這個國外專家的論述并不適用于中國鋼鐵行業的國情。

1.2 中國鋼鐵企業集中度的國家目標值能否如期達到?

鋼鐵企業聯合重組問題,10多年來在提高集中度方面一直沒有達到國家預期設定的目標值。遠的不說,按照工信部《鋼鐵工業調整升級規劃(2016~2020年)》的要求,“確保到2020年,前10家鋼鐵企業的產量之和占全國總產量60%以上的目標按期實現。”然而,2017年和2018年前10家鋼鐵企業鋼產量在全國總產量中的占比分別為37%和35%,距60%的目標還有很大差距。這意味著2020年前10家鋼企的平均年產鋼量要達到5400萬噸左右,但2018年前10家鋼企的平均年產鋼量為3270萬噸,距2020年的目標尚有2200萬噸的差距。因此,剩下只有2年時間能確保目標完成嗎?估計有多種不確定因素。那么,問題在哪里呢?

是鋼企重組不力嗎?不是的。從全國來看,寶武的重組;沙鋼重整東北特鋼;建龍重整北滿特鋼、西林鋼鐵;方大重組27家企業;中信泰富重組青島特鋼;河鋼整合了唐鋼、邯鋼、宣鋼;河北德龍、縱橫、津西、敬業等8家名企組成集團,等等。然而,中國鋼鐵行業集中度并沒有因為企業兼并重組的發展而顯著提升,也沒有逼近國家設置的目標值,其原因何在呢?其實從前文敘述國外先進國家和中國鋼鐵行業集中度的對比、分析可知,韓國國土面積小,一兩個大鋼企便凸出其鋼產量集中度高;美國雖然是世界第一大國,但鋼產量不足中國的1/10,每家平均產量為1400萬噸的4家鋼企可以占到美國全國總產量的65%;1400萬噸產鋼量的美國鋼企在中國只能排到第14位。而中國每家平均產量要達到9280萬噸的4家鋼企才能達到全國總產量的40%,連寶武重組馬鋼后產鋼量8700萬噸,與美國全國總產鋼量相等,也達不到上述集中度的要求。這就說明,集中度的指標與這個國家產鋼總量有密切關系;國家的產鋼總量低,其企業產鋼量在集中度的比例容易顯現高。前文已闡明,不能認為中國鋼鐵行業集中度低于國外先進國家,不再贅述了。

現在再討論一個問題。國務院《關于推進鋼鐵產業兼并重組處置僵尸企業的指導意見》明確,到2025年中國鋼鐵企業60~%70%的產能要集中在10家左右大型鋼鐵集團中(其中8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3~4家,4000萬噸級的鋼鐵集團6~8家)。這個問題討論的前提有兩個,一個是假設到2025年中國鋼鐵行業產鋼總量與目前相同(9億噸),那么,分析結果與前面相似,到2025年前10家鋼企的平均年產鋼量要達到5400萬噸;另一個是假設到2025年中國鋼鐵行業產鋼總量下降了,因為屆時鋼需減少了。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曹和平指出:“傳統工業,以及房子、車子這些“老三樣”對拉動內需的效能已經飽和”。(環球時報 2019年6月13日,15版)鋼企要認真思考這個問題。2019年3月12日《中國冶金報》刊登了全國人大代表、石橫特鋼集團張武宗董事長的專訪,他指出:“鋼鐵行業從巔峰向減量發展是大趨勢。到2025年我國城鎮化建設接近尾聲時,鋼材需求非常有可能從9億噸降到5億噸”。按這個預測,若全國產鋼總量為6億噸,屆時前10家鋼企的平均年產鋼量要達到3600萬噸,仍按2018年前10家鋼企的平均年產鋼量為3270萬噸,距2025年的目標只有400萬噸的差距。目前鋼產量排名前10位的企業中,第6位到第10位的5家企業中平均年產鋼量規模約2200萬噸左右,若將這些企業年產鋼量大規模提升到3600萬噸,這些企業每家要兼并重組5~3家年產鋼量300萬噸~500萬噸之間的中小鋼企,在7年之內完成這一目標,政府和企業要共同發力。至于要實現多家8000萬噸級及4000萬噸級兼并重組后的鋼企,則以寶武重組馬鋼為參照,加快鋼產量排名靠前的大型鋼企集團采取強強聯合,主要是克服企業不同所有制的壁壘。政府多次制定鋼鐵行業提高集中度的政策目標時,應考慮到中國鋼產量規模是世界上最大的,因此,要鋼企兼并重組實現這個既定的政策目標,比西方發達國家實現相同的目標值要難得很多,因為他們國家鋼產量規模比中國要小很多很多。

2. 寶武控股馬鋼,為鋼鐵行業以混合所有制模式提高集中度作出示范

按年產量排名,寶武和馬鋼分別為第1位和第9位,前10位的聯合重組,打造成國內第1家8000萬噸級大型鋼企集團,而且以混合所有制的企業結構呈現,頗具示范作用。①寶武是中央國企,馬鋼是地方國企,寶武控股馬鋼,首次在鋼企聯合重組中實現國有企業兩種不同所有制的混合型式,具有破冰意義。在我國排位前10名鋼企中,同一個省內也有央企和地方國企;從第6位到第10位的5家企業中,今后將要兼并一些地方企業,其中可能是國企或民企,為這些鋼企的聯合,實施不同所有制的混合方式等,具有借鑒意義。②寶武控股馬鋼,可以充分發揮央企所有制和地方國企所有制的兩種所有制的積極性。一方面,該公司實際控制人將由安徽省國資委變更為國務院國資委;另一方面,馬鋼股份直接控股股東保持不變,仍為馬鋼集團。③寶武中的寶鋼在上海,馬鋼在馬鞍山,同屬長三角地區,寶武控股馬鋼,在目前推動長三角“一體化”、“高質量”發展的大背景下,加速建設最具影響力和帶動力的強勁活躍的鋼鐵增長極。

3. 鋼鐵行業提高集中度要聚焦高質量發展

2019年5月13日中國鋼鐵工業協會領導何文波到中國冶金報社調研時指出:“要聚焦中國鋼鐵業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,推動行業實現高質量發展。”這就指明了:鋼鐵行業提高集中度要聚焦高質量發展。

目前鋼鐵行業出現的一些問題都反映了集中度不夠高。前一個階段壓減粗鋼產量取得了很大成績,但由于各地主要依靠行政手段將去產能的指標層層量化分解,沒有與結構調整統籌兼顧,整個行業集中度仍然停滯不前。因此,產能過剩的階段并不是取締了“地條鋼”淘汰了一部分落后產能就跨過去了。目前產能過剩已從低端產品向高端產品蔓延,例如,熱軋板卷、汽車鋼板等。高端產品產能過剩會造成更大的物質資源浪費,而且這個背后反映的是科研項目的重復,浪費科技精英的資源。

正因為如此,國內外企業兼并重組,其出發點和落腳點都放在產業結構調整上,優勢互補,突出主業。例如寶武重組,三大產品硅鋼、汽車板、涂鍍板在細分市場上具有增強的掌控力;其6000萬噸的優質板材產能,將在華東、華中和華南三個區域市場具備較強競爭力。此次寶武控股馬鋼,火車車輪和大型H鋼是馬鋼的明星產品,必然著力、強化這些產品優勢;同時例如馬鋼其他產品如汽車鋼板,也將與寶鋼汽車鋼板產品重組。沙鋼重組東北特鋼,建龍重組北滿特鋼,也是從結構調整出發,打造特鋼精品,彌補這兩家鋼企原來只有普鋼沒有特鋼的空白。

鋼企提高集中度要聚焦高質量,即要以更多資源投入代替進口和掌控核心技術,例如人工智能、高端硬件和高端軟件,而不再投入需求已經飽和或本身供給充分的產品。由于鋼鐵工業是高投資產業,重大的顛覆性、原始性科技創新投入大、研發周期長,客觀上要求集中科技創新人才、集中財力物力,才能總體上實現比較少的投入,獲得較大的產出,才能在國際市場競爭上占據有利的地位。而這些都要加快建設大型企業集團,提高產業集中度才能實現。

集中度不高在市場上呈現供求動態不平衡。因為一般鋼材市場半徑為300~500公里,在一個省或一個地區存在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大型鋼企,必然出現市場重疊。例如華北鋼企有57.8%的鋼材在本地區市場銷售,占華北市場份額達88.82%,華東鋼企有82.06%的鋼材在本地區市場銷售;而華北、東北、中南地區各有約40%比例的鋼材都銷往華東地區。從這里可以看到,提高鋼企的集中度達到何種規模,不是人為憑主觀設定的,而是市場決定的。中國華東地區鋼材市場最大,因而,寶武控股馬鋼后,新集團的鋼產量8700多萬噸,與美國鋼產量總和相當,與安賽樂米爾鋼產量9250萬噸差距縮小至不到1000萬噸。這只是暫時的,因為寶武控股馬鋼,為打造億噸寶武戰略邁出了重要一步,華東地區巨大的鋼材市場的潛力為寶武新集體的發展提供了后勁,前面已敘述了長三角地區經濟一體化發展已經上升為國家戰略。

鋼企集中度的提高到何種規模,還受到生態容量和資源條件的約束。因此,要因地制宜,不可盲目攀比,不要“一刀切”,不務虛名,只求實效。現在,中國鋼鐵業進入洗牌最好時機,兼并重組正當時。


TOP
牌九变牌技术保盈 闲来贵阳捉鸡麻将 2020年属鼠打麻将方位 nba篮球 神人斗地主老版本 辽宁11选5走势图9月30 信誉棋牌注册 初学股票入门 喜乐彩玩法 网上兼职能赚钱吗